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WAP手机站 |  无障碍浏览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首页 政务公开 信息动态 网上办事 互动交流 旅游服务 行业协会 专题专栏 在线预订
交通信息 |  旅游贴士 |  图片中心 |  遂昌旅游景点 |  遂昌宾馆酒店 |  乡村旅游 |  遂昌购物 |  餐饮指南 |  遂昌娱乐 |  遂昌旅行社 |  旅游线路 |  地图查询 |  遂昌城乡 |  摄影美图
  今天是 天气:
信息动态
交通信息
旅游贴士
图片中心
遂昌旅游景点
遂昌宾馆酒店
乡村旅游
遂昌购物
餐饮指南
遂昌娱乐
遂昌旅行社
旅游线路
地图查询
遂昌城乡
驴友互动
摄影美图
景点推荐
南尖岩
遂昌金矿
神龙谷
千佛山
汤沐园温泉
红星坪温泉
乌溪江漂流
神龙谷漂流
汤显祖纪念馆
中国竹炭博物馆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服务 >> 驴友互动
驴友互动
青城山涉胜记
字体:[ ] 发布机构:行业管理科   作者:遂昌县旅游委员会    发布日期:2013-01-21关闭窗口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青 城 山 涉 胜 记

钱少敏

     邂逅青城山

初次接触青城山,应该是在28年前,那是一次文化馆组织的美术活动。当时焦滩至王村口的公路尚未开工,我们是从琴淤乘木材转运站拉木排的小火轮去的。转运站的师傅们逆着乌溪江的水流一直把船开到即将触底的地方才让我们上岸,这地方就是独山。

由于刚从黄山游玩归来,一路上有些心不在焉。然而当船过焦滩的时候,却被横亘在面前的那一列青峰吊住了眼球。不多时,耳边隐隐传来一种宛如鼓乐的声音。渐渐的,这种声响越来越大,甚至盖过了轮船马达的轰鸣。四处搜寻,却找不到声音的出处,只见着江边的深涧里一股清流奔涌而出。这涧水汇入江流后,在略显浑黄的江面上划出一道淡绿色的波光。声音就是从那个方向来的。我当时就想:记住这个地方,待日后有闲暇再来探访。

在独山,我从村民的口中打探到,那个山涧叫龙门,那片大山叫青城山。他们还告诉我,每到雨后的夜晚,龙门里就有山鬼唱戏,对面蔡口的人常常能听到山谷里传来的锣鼓声响。再后来,又在一本油印的文史资料上读到了汤显祖的纪游诗《青城山》。从那时起,这山、这水就在我心中埋下了神奇的种子,留下了几十年挥之不去的念想……

初探龙门峡

岁月如梭,一晃就是二十多年。虽然这些年中也没少在焦王公路上奔波,但都是车来车去,过往匆匆,只能隔着车窗看那么几眼。直到今年才有闲暇约上画友前去一探幽境。

车到焦滩,我们在乡政府门口下来。本想下到乌溪江里,沿江边小路往上走,重温一下当年逆江而上的那种感觉,可到了江边,才发现原有的那条卵石小路已被修公路时倒下的烂泥废渣填埋得时断时续。而峭壁下那一潭碧绿的深水又阻断了我涉水而上的念头。无奈只好回到公路上。

公路对面就是青城山。太阳是从这山的背后上来的,和煦的初阳下,那一座座青翠的山峰如一群少女错落地排列着,或亭亭玉立,或俯身临流,显得脉络清晰、层次分明。树林间蒸腾起来的丝丝岚气,交结成一块薄薄的轻纱,蒙在她们身上,增添了一种难以言说的诗意。山脚下的乌溪江里,一片白花花的浅流,串连起几泓绿莹莹的深潭,隔出了几墩黄橙橙的沙滩。面对如此景致,让我联想起国画大师黄宾虹笔下那以老辣的线条、浓重的墨点和恣肆的泼水组织起来的一轴山水画……

从蔡口下岸,在一片浅滩中涉水过了乌溪江,找到了当年奔涌过激流的水口。

由于多日无雨,溪涧里已断了水流,当年那震撼人心的鼓乐也杳无声息,只有一块巨大的矶石,在几蓬芒草和几丛荆棘的簇拥下,蹲坐在那里,默默地忍受着夏日炙热的骄阳。

沿着裸露的涧底,踩着细软的黄沙,我们走进了当地人称之为龙门的峡谷。峡谷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的几声鸟叫,在我听来也不免有些沙哑。我暗自叹息,今天来得不是时候。

青城山毕竟是美的,虽然因缺少了溪流瀑布的浸润而使人略感沉闷,但峡谷里耸立着的那几座孤峰、横陈在我们面前的那几片石壁,还是深深地震撼了我,让穿行在它们之间的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自然的伟大。

峡谷里有两块巨石,一块横躺在谷底,一块被两边的石壁夹着悬在空中。它的后面就是被倾泻了亿万年的水流磨砺得十分光滑的龙槽。龙槽很高,仰头望去根本看不到顶。龙槽里慢慢洇下的几丝细流聚集成一小潭碧绿碧绿的水,静静地躺在那悬空的巨石下。这水潭虽小,却美得无法用我所掌握的语言来描述她。如果有时间,你可以坐在她边上,细细地去数清那里面有几颗石子、有几粒细砂。我好几次想伸进手去洗一洗,都不由自主的又缩了回来,生怕手上的污垢亵渎了她的纯洁。

坐在谷底那块巨石平坦的石面上,对面是冲天石柱“玉女峰”,身后是高挂过万仞飞泉的“石龙”, 两边是陡峭得猿猱难渡、气势逼人的万仞石壁。我半文不白的冒出了一句:“这真是仙人坐卧之地也”。同行的画友戏谑我:“那你就搬来住吧,这石头上正好能搭个小房子。”我悻悻地回道:“碌碌庸人,何来如此福分?”

带着些许遗憾与怅然,我们找到一条小路走出龙门峡,心中憧憬着这里的雨后,那将会是怎般光景?回来的路上与同伴约好,等下过雨的时候一定再来。

 

涉胜青城山

过完端午,连着下了几天雨。我寻思着,现在的青城山应该是最好玩的,龙槽上的飞泉应该挂起来了。可谓是不约而同,我正想拿起电话,手机响了,是约我重上青城山的。

说去就去。第二天一早,我们就驱车进了山。这一次,我们是从后山上去的。这是一条不太有人行走的山间小道,太阳还未露脸,路边的杂草上挂满了露珠。我走在前面,不停地挥动手中的小木棒,敲打着路边的草丛。这是山里人走山路的规矩,说是“打草惊蛇”。蛇没有惊到,却惊起了不少宿鸟,时不时有扑楞楞的声音在我们身边掠过,把跟在后面的同伴吓得一惊一乍的。

雨后的大山真是太美了,晨曦中,被雨水洗涤过的树叶绿得发翠,松针青得发乌,树干上淡褐色的树皮透出那么一点点紫气。山涧里的水流时而隐没在林间,时而高悬于崖际,像一条条白色的丝带在山间飞舞,给这威严壮美的大山平添了一份活泼灵动的秀气。

大山里清新的空气,更是大大地增加了人的肺活量,平时连妙高山都爬得气喘吁吁的我,走在这崎岖的山道上虽说不上健步如飞,倒也未觉得步履蹒跚。不知不觉间就登上了一道山梁。

此时,太阳从背后的山峦间探出红红的脸来。站在这高高的山岗上,放眼望去,满目苍翠。近处是一座座山峰,一片片石壁;远处是一道道山岗,一层层的山峦。探出头去,脚下是见不到底的深渊。晨风,裹挟着谷底飘来的晨雾和大山中特有的芬芳气息拂面而来,扰得我飘飘如仙。

我们在崎岖的山道上,找到一小块稍显平坦的路面铺展开宣纸,拿起画笔,忘情地挥洒起来,把平日里孜孜以求的什么骨法、笔力,披麻、斧劈通通地忘却,抛到了九霄云外……

身后响起一声咳嗽,把我从对自然的陶醉中拉了回来。我有些惊讶,这么早怎么也有人上山来了?回过头,站在身边的是一位中年汉子。从他指间烟蒂上长长的烟灰可以看出,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会。我有些不好意思,慌忙起身收拾摊子,准备让路。他却在我身边蹲了下来。

攀谈中,我们知道了他的身份,姓张,独山村的支部书记,兼着独山水电站的站长。他是到山上的水库里来看水位的。也许是因为历史悠久的独山沉积了深厚的文化土壤,更可能是接触来访的文人雅士多了,这憨厚的山里汉子在谈吐间处处都透露着不俗之气。他告诉我们,在这座山里可以入画的地方很多,如果有兴趣可以带着去走走。我们当然是喜出望外。

跟着小张,我们来到了山上那座水库。一条不很长却蛮高的水泥坝子,拦起了一湖绿水,湖面不大,却很深。顺着湖水望去,远处的山梁上突兀着一座孤峰,煞是好看。小张告诉我,那个石柱叫石笋尖,石笋尖下有个小村子,叫青城坑,本来住着几户人家,现在下山脱贫都搬走了。我忙问,他们住过的房子还在不在。他不无遗憾地说,都拆了。我也觉得有些可惜……

在水坝上盘桓了一会,看看太阳已高挂在半空,该打算回程了。我试探着问小张,能不能带我们顺着山坑往外走,直接到龙门去看瀑布。他很爽快地答应了,只是有些担心地告诉我们,这条山路已荒芜多年,可能会很难走。我拍拍胸脯,当年也曾砍柴伐木,再怎么难走的山路都经历过,让他放心带我们去。

一条比羊肠还要小的路引着我们到了谷底。主水源被水泥坝子截住了,水坝外几个小山垭里下来的几股细流成了源头。它们在这谷底的乱石丛中聚集起来,汇成一条小溪慢慢地往外流淌。我们就顺着这溪流,踏着裸露出水面的石块慢慢的往外走。

小溪,随着加入进来的涧流越来越多而渐渐大了起来。遇到的水潭也渐渐多了起来。有时水潭的水太深,过不去,小张就挥动起手中的柴刀,在岸边的荆棘丛中劈出一条能容我们“钻”过去的小路。这路虽然不太好走,我心里却是喜滋滋的。我知道,这小溪的水越大,前面的瀑布就越壮观。

两边的山越来越陡,山溪里的水也越流越急。裸露的山崖高悬在我们的头顶,哗哗的水声不停地回响在耳边。走在前面的小张突然停了下来,他回过身,让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打问。他告诉我,前面有个漈头,太高了下不去,我们得另外找条路走。说着,就急匆匆地钻进涧边的丛林。

我们回到了一个刚刚过来的水潭边,这潭水不深,过来时没怎么在意,现在回过头再来审视它,却也发现了不少别致。它的后面没有湍急的水流,也没有飞泻的瀑布。几块巨大的山石把溪水分成几股,有的从石面上漫过、有的从石缝间挤出,流到一起后在最下面那块巨石脚下打个旋,再缓缓地流向出口。潭底看不到一粒细砂,也找不到几颗石子,只有从远处伸展过来的石脉默默的伏在这水底下,任由缓缓的水流从身上轻轻抚过……

头顶的山崖上传来小张的招呼声。我们循着他指的路,攀上了这座山崖。往上攀爬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到了崖顶再往下看,我的腿就软了。刚才端详过的那个水潭成了一个白点,溪流更是成了一条细线。好在小张已抢着拿走了我的行囊,不然,我肯定会在这山上落下点什么。

此刻的我,战战兢兢地“趴”在崖顶,不敢低头向下,就把眼光投向远处。蓝天下,山口的龙门群峰历历在目:“芙蓉”在这里能看出将开未开的荷瓣,“玉女在“芙蓉”的背后羞怯地探出半张小脸;稍近处,崖顶上一片翠绿的缓坡宛若一张硕大的荷叶;它周围散落的大大小小几柱石笋又如一卷卷刚刚出水的荷尖……我忍不住惊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啊,你是用怎样的技法把这浑然的大山雕琢得如此美轮美奂!

秀美绮丽的风光景致驱散了心头的恐惧。在小张的帮助下,我小心翼翼地随着他们爬下了山崖。

两边的山势还是那么陡峭,峥嵘的崖壁还是那么险绝,水流却平缓了许多。这是一垄相对平整的谷地。山溪边沉积起来的泥沙腐叶滋养着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木。也许是这峡谷里的光照太金贵了,这林子里,无论是高大的乔木,抑或是较为矮小的灌木都拼命地踮起脚尖、伸长着各自的脖子,争抢着只有正午才来光顾片刻的那点阳光,因而都显得格外的挺拔、修长。这倒给我们让出了地面的空间,减去了不少阻碍我们前行的枝枝蔓蔓,也给我们遮出了一片浓浓的荫凉。

曲曲折折,转过几个山湾。坎坎坷坷,爬过几道石坎。耳边的水声渐渐发生了变化,前面的山谷里一片雾气腾腾升起。直觉告诉我:就到龙门了。

……

预计两个钟点的路程,足足走了四个多小时。现在终于站到了龙门背上。

龙门背,就是龙槽顶,也就是汤公笔下“万仞飞泉”的水头。一条隆起的石幔从左岸的山坡下伸展过来,在漈头上横卧着,拦起了一个面积挺大的浅水潭。山溪里的水流到了这里突然放慢了前进的脚步,仿佛是在积蓄力量,然后义无反顾地扑向前面的深谷,重重地在谷底跌出动人心魄的轰响。在这里看到的“玉女峰”,更像是一尊端坐在芙蓉瓣边,正对着瀑布抚琴弹唱“高山流水的天外高人……

前面,又是一条攀附在绝壁上的小路。幸好,这里已经有了一些人工开发的痕迹。当地人在最险绝处用铁管构起了几截简陋的栏杆,有些地方还开凿了供人蹬脚的石级和抓手的凹坑。给刚经历过心惊肉跳的我带来了一些安全感。

下了陡壁,又到了上次坐过一回的那块巨石上。

回荡在耳边的是轰然的水声,呈现在眼前的是高挂的飞泉。龙槽上的水像是从空中抛下的一匹匹白练,前一匹尚未着地,后一匹又接踵而来。这一匹匹白练落地时溅起的水花似一捧捧抛向天空的珍珠,不断地在悬空的巨石后面窜起,它们之间的碰撞又摩擦出一阵阵湿漉漉的水雾在整个山谷中弥漫。

对面的“玉女”也许是怕这溅起的水花弄湿了她的裙裾,想要离去,却又恋恋不舍地回头顾盼,更得显那身姿的婀娜妙嫚。而我则四仰八叉地躺在这平整的石面上,由着雾水慢慢地将我的衣衫浸透,让肌肤尽情地享受这沁入心脾的清凉,

闭上眼睛、放开思绪,任其在这一天的经历中徘徊、悠荡……

小张用他那双有力的大手拉起了我,撑着我涉过了湍急的水流。同行的画友在一旁带点戏谑的口气:“你是不是乐而忘归了,真想在这里修道成仙?”这时,我才感觉到已是饥肠辘辘,才想起已有近八个小时粒米未进。

归途中,回味着汤显祖的《青城山》纪游诗:“万仞飞泉挂石龙,青城如雾洗芙蓉。非自仙令鸣琴出,谁阚秋窗玉女峰”。这一回,我终于明白了当年的“仙令”为何要跋山涉水来到这里与叶氏兄弟们酬唱对答、流连忘返。也终于了却了记挂在心头二十多年的“仙乐情结”,零距离领略了一回当年没找到出处而又令我怦然心动的轰响。

 
----------------------------------------------
    本信息已访问:8381
----------------------------------------------
  上一篇:遂昌印象
  下一篇:独 山


 
关于本站 |  版权说明 |  联系我们 |  使用帮助 |  隐私声明 |  网站导航 |  网站管理

版权所有 @ 遂昌县旅游协会 地址: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北溪路22号
制作维护:遂昌县旅游协会 联系电话:13884394677,遂昌短号:678677
电话:0578-8180455 邮编:323300 邮箱:sclyj@suichang.gov.cn 备案号:浙ICP备17041040号